首页 > 城事 > 大城小事 > 正文

书法家为孙女自制识字教材 手抄《论语》《孟子》经典书目

一页页洒金纸,古香古色;一行行行书,舒展流动。凤翔县知名书法家雒应福老先生,三个月时间抄写经典书目《论语》、《孟子》原文,二十三本,四万余字,作为7岁小孙女的识字教材。“手抄本是我的心血,孙女读来也亲切,古典名作可以让她在传统文化的滋养下长大。”雒应福说道。

书写《论语》《孟子》

领孙女阅传统文化之美

《赤壁赋》、《道德经》、《论语》……2月19日,在凤翔县东湖公园的一处工作室内,记者看到了雒应福摆在案头的手抄作品。其中,《论语》和《孟子》的手抄本格外引人注目。8本《论语》和15本《孟子》,净重达4公斤。“手抄经典名作是我多年来的心愿,写好后就给小孙女读。”雒应福说道,7岁的小孙女雒嘉欣, 5岁开始就看他写字,没事儿的时候,他常常会一手抱着小嘉欣,一手教她握毛笔写字。现在上一年级了,雒应福就想教她识字,于是发挥个人书法特长为她自制手抄一些蒙学读本。小家伙读得认真,雒应福看在眼里很欣慰。

“对联”师傅旁研墨觅纸

11岁少年始爱书法

今年67岁的雒应福,在凤翔县田家庄镇田南村长大,父亲未上过一天学,就把识字学文化的希望寄托在了他身上。1961年腊月的一天,村里一位老师傅又开始帮乡亲们写新一年的春联,11岁的雒应福在站在一旁,看师傅饱蘸浓墨,在鲜红纸上,笔走龙蛇,墨色成字。一下就被深深吸引住了,便开始学习临摹名家字帖。“初中毕业后,因为喜欢写字,我先后在西安铁路局、政府搞了多年文字工作,可以说,我这大半辈子都与毛笔字结下了不解之缘。”雒应福感慨地说。  从凤翔县人大退休后,雒应福终于有了自己的时间,在东湖公园内一间小小工作室内,他于同行或书法爱好者交流读书心得,畅谈写作经验。

先阅读后翻译

毛笔手抄过程艰辛

2016年8月,雒应福受书画册页以及历代名家手书作品的启示,开始抄写传统经典著作《论语》和《孟子》。“古人讲,眼过千遍不如手过一遍,手写的过程也是一个再学习再领悟的过程,只有真正体会到文章的精髓,才能使毛笔手抄字体更加流畅有意境。”雒应福说道,他写每一章的内容前都要将古文进行翻译,理解后开始动笔。眼睛花了,就戴上老花镜,手握毛笔发抖,就写写停停。他用的本子,是将6尺洒金纸,裁剪成46厘米×35厘米的书页,对折后,再用红色的笔打上竖行,编上页码,逐句抄写,一本40页,每页可写45字,抄写完成后,再交由印刷部门装订好。“传统文化中的精粹,放在今天依然值得我们反思和学习。手抄古典名作,既能习练书法,也可以引导孙女学习,我觉得很有意义。”雒应福告诉记者。(米静)
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相关阅读
关键词: 雒应福 手抄 论语
来源:宝鸡日报 责任编辑:王莹
0